三分排列3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排列3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03:36:0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照搬他这则内容的那位美国网民,却在遭到了账号被封的对待后,无法再发帖、转帖、关注和点赞他人了——除非他删除那条贴文,然后账号才能在12个小时后解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是年龄给了我勇气,如果我再年轻一点,可能就不理会。现在你(吴立祥)完全影响不了我,我为什么还不能把内心真实的感受说出来?我还在怕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前针对鲍毓明涉嫌性侵养女的事件,我的好朋友、博主刘大可发了一条微博说,“强奸,说破大天去不过是一次痛苦的性交而已。”听到这个说法,我脑袋就很大,他想表达的其实是我们不要去污名化性和受害者,但是强奸不只是有性,更大的一部分是对受害者施加的暴力,不能淡化了事情的严重性。我知道他是站在两性平权的角度来发表自己的看法,但是他却缺少了与另一个性别群体、另一个人共情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我发了吴立祥的微博,评论里有同学攻击我,是一个女生,她质问,要求蹲着做俯卧撑、问裤子是不是紧了、摸了一下手拍一下头是性骚扰吗?“你们都好金贵呢。”甚至在面对同一个性别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,她是站在男生的角度上去设想的。这就是厌女症,觉得女性的感受是不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性别议题上,身边的朋友有不合适的评论,能忍的时候我就保持沉默,不能忍的时候我就直接怼过去。有时候也推荐男性朋友看一些女性视角的书和电影,除了性别对立,我想还是有更多和解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挺惊讶的,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我们班每一个男生都被暴力殴打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书越(化名)在微信同学群里发的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生气,就直接怼回去。“男生被打可以容忍,但女生被性骚扰不能容忍”,这是典型父权体制下的思维观念,因为女性被物化了,女性应该被束之高阁,就是一个玉女。她被摸就是被玷污了,无论在婚姻还是事业的竞争场所,她的身价会贬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还并不成熟,也在不断完善我的思想体系。我的生理性别是男性,还是得到了很多父权社会天然的优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学校还强调Critical Thinking(批判性思维),要看到事情的不同面向,这些都对我影响很深。